关闭
s
YU HUAN WEN HUA GUAN

小品展示《找儿子》

小品展示《找儿子》

作者 :admin 管理员发布时间:2014-10-19

《找儿子》

   颜悦

人物  副市长、二甩爹及办公室小李。

时间  这一个星期天。

地点  副市长办公室。

[台景:一张办公桌,桌上有两台颜色不用的电话机。或者还应当有一张沙发,以供导演调度。

[台口立一块牌子,写有“市长接待日”的字样,十分醒目。

[《为了谁》的歌声中,灯亮。

[副市长正在接电话。

副市长  喂,您好……对,我就是……是的,您批评得对,我知道……是的是的,现在让我告诉您好吗?您们那个小区断水36个小时了,市委市政府非常重视,分管城建的田副市长正在现场组织抢修被冻裂的主管道,……对,晚上六点以前保证供水!……给大家的生活带来不方便,我们向您并请您转达我们的歉意……好的,谢谢大家的理解,再见。

[另一部电话机响。

副市长  喂……哎呀妈——!我不是告诉您了,“市长接待日”,今天是我值班……不行,不能让人家来这儿,哪有在办公室相亲的道理?……嘻嘻,妈,嫁不出去,女儿咱就待在您身边嘛……好了好了,回家再说。(挂机,叹了口气,摇摇头,打开笔记本电脑写着什么)

[二甩爹挎个背包与小李拉扯着上。

 

 

二甩爹  你放开!

小  李  不放!

二甩爹  再不放开,回头我告诉我儿子,让他炒你的鱿鱼,卷铺盖走人!

小  李  我这是执行公务。

二甩爹  鸡毛公务,不就是个看门的嘛!

小  李  你骂人!

二甩爹  骂你,咋的?你还能把我这个老农民给开除了逼我当干部啊?

小  李  你……?!再胡搅蛮缠我……,

二甩爹  嘻嘻……说啊!哼,要我说,干群关系官民关系坏就坏在你们这些人身上,跟你说没用,对牛弹琴。

小  李  这话该是我对你说。

[副市长听到争吵,走过来。

副市长  小李,怎么回事?

小  李  这人神经有问题。

二甩爹  呸,你家老子才神经病哩。

副市长  大爷,您是……

二甩爹  我嘛,真名记不得了,小时候都叫我二甩子,现在老了都叫我二甩爹。

小  李  听听,甩子不是?

副市长  二甩……不,我还是叫您大爷吧,大爷您有事?

二甩爹  大事没什么,今儿有空,上城里来找儿子谈谈。

小  李  您听听,他找儿子找到市政府大院来了。不是神经病是什么?(对二甩爹)告诉你,咱市领导的长辈我都见过,就是不认识你老人家!

 

副市长  您不说,我们也没法儿找啊?请您告诉我,您儿子是谁,我帮您找找行吗?

二甩爹  我儿子是谁,我儿子姓市叫长!听清楚了?

小  李  哼,我们政府大院里没一个姓施的。

副市长  不,不是西施的施,而是城市的市,对吧?大爷!

二甩爹  瞧瞧瞧瞧,还是人家小姐聪明。

小  李  小姐?!她可是……

副市长  (止住小李,对二甩爹)我知道了,您是找咱们市长来了对不?

二甩爹  对呀,就您这水平,是个当干部的料,回头见了咱儿子,我一定向他推举推举你。

小  李  (哭笑不得,旁白)瞧瞧这位,人家副市长要他提拔?

二甩爹  我说现在知道我是谁了,也该招待招待呀?

副市长  哦,您老请坐。(倒水)

 

二甩爹  我跟你们说咱们现在有些干部,这前面有开路扬威的,后边有跟班跑腿的,旁边站个女秘书美美的,出双入对醉醉的。

小  李  (跺脚)你胡说什么?!你真以为你是市长的老爸?

二  甩  (站起)就是就是!我在电视里看了市长就职演讲了,他说:“我是农民的儿子!”难道我不是农民吗?难道他不认我是父亲吗?难道市长说了不算吗?啊?!(猛然坐下)

副市长  算!市长是真诚的说这句话的。

二甩爹  那还等什么?我就要见市长!

副市长  对不起,市长今天到省里开会去了。有什么事请您对我

 

说,好吗?

二  甩  您……?你能做得了主吗?

副市长  大爷,我可以做您的女儿吗?

二甩爹  女儿?

小  李  哼,说出来吓你一个大跟头,知道她是谁吗?

二甩爹  (狐疑地)她……她是……谁……?

小  李  她是我们的副市长!

二甩爹  (从沙发上滚下来正对着小李)亲妈妈呀,(打自己一耳光)甩、甩,这下甩出个纰漏来了。

小  李  (幸灾乐祸)哎,市长的老爸,这么大礼我可承受不起哩。

副市长  小李!你先出去?

小  李  我……是。(垂头下)

副市长  大爷,您请起。

二甩爹  哎。(战兢兢地爬起)市……市长,您离婚了吗?

副市长  你……说什么,我还没……结婚哪。

二甩爹  (又跪下,掴了自己一巴掌)嗨,都是咱村里人说的,说现在城里人见面最时髦的话就是问离了没有。

副市长  大爷,你坐。

二甩爹  市长,你坐我站,你能原谅我吗?

副市长  (近前扶起二甩爹)大爷,我的父母也是农民啊,您说,做女儿的能计较自己的父母吗?

二甩爹  我……(从包里拿出一张发黄的老纸)市长,我是给您送礼来了,多少次有人给大价钱我都没卖,这是我爷爷留下来的传家宝,今天我送给您了,请您一定要收下。

副市长  不,大爷,我怎么能收您的礼呢。

 

二甩爹  (摇头)其实,这只是一张借据。

副市长  借据。(接过看)

[音乐起。

二甩爹  那一年,新四军被鬼子包围了,仗打的真惨哪,血,把天都映红了。部队终于突围出来了,就住在咱们家。战士们三天三夜没吃上一口饭,饿都饿得不成人样了。我爷爷一狠心,把家里那头才四岁的母黄牛给宰了,要知道,那母牛肚子里还怀着小牛啊……陈军长都流泪了,就给咱爷爷写了这张借据,说欠了我们家两头牛……

副市长  大爷……这太贵重了,单是陈军长的墨迹就是无价的呀。

二甩爹  所以我把他送给你。

副市长  这可是革命文物啊。大爷,您有什么事我们会尽力去做的,只是这礼物我不能收。

二甩爹  唉,事情呢,在我来说天大的事,您也许就是芝麻大的事。

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